“我就退家长群怎么了”,说这话本不该需要勇气

2020-11-02 18:40   0 收藏

文|与归


“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!”


“你们上课不用心教,下课叫我帮忙批改作业,那我要你们干什么?”


“我那么有时间收群消息,我不会自己教吗?”


“整天不是让我去报补习班,就是让我帮忙改作业,改完作业还要昧着良心说老师你辛苦了。”


“说实在的,辛苦什么?教我教,改我改,是谁辛苦啊?”


近日,江苏一家长称,老师要求家长批改作业、辅导功课使得自己承担了老师应负的责任和工作,大呼“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”。


不少网友觉得“画面引起舒适”,认为这位家长说出了自己想说而不敢说的话。



1. 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有能力批改作业


前不久看到一个段子,大致是用来调侃80后的。说这一代人,自以为高考完就解放了,可万万没想到,若干年后自己生了孩子,还要把功课从小学到高中再学一遍。


是啊,如今的基础教育,仿佛成了学生压力大、老师不得闲、家长负担重的事业。到底是谁在为难为?我觉得,很多时候,大家都是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了。


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件事中,家长爆出的群聊截图里一位教师的“高论”:


“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,自然我们也会更加在意你家孩子。”——这意思是说,家长不好好配合老师批改作业,就不怎么在意孩子了?这怎么有一种威胁和交换的味道?


“没批改完的家长,以为这是老师的工作?”——原来,真的有老师认为,批改作业是家长的工作……


“你们金贵的时间投资在孩子身上,将来孩子更金贵!”——咱换个主语,把“你们”改成“教师”,就不说金贵了,教师们把本该投入在学生身上的时间用到位,将来学生才会感谢你。


说白了,上面那些话从教师口中说出,不就是对家长的PUA嘛。


江苏这位家长,感觉出了不对,才发出了质问:教是我教,改是我改,之后还要昧着良心说老师辛苦了,到底谁辛苦?


如今,孩子的教育问题仿佛是一个漩涡,周边人的时间和精力都被吸了进去。渐渐地,我们似乎已经忘了,那些“可以有的”,都变成了“必须有的”。


有能力、有余力的家长,当然可以对自己孩子的学业有所上心。毕竟,家庭教育也是教育的一部分。但是,在具体的课业上,来自家长的辅导和批改,只能看作是锦上添花,而不可搞成必要的一环。


要知道,有的家长没有批改作业的能力。前些天,我便在短视频平台看到一个类似情景,面对需要辅导的功课,一位家长表示自己整个人抓狂了,因为自己只是小学毕业,自己都不会,又怎么辅导孩子?


一位网友也一句道破:没有手机和微信的时代,老师们都是怎么过的?


2.警惕从校园到家庭的责任转移现象


轻轻一戳就会发现,让家长批改作业,其依仗无外乎两点:一个是通讯发达了,打段文字发个通知,就可以把家长给安排了;另一个是,现在的一些家长,比之以往有了更高的学历和能力。


也就是说,这些所谓的“家长职责”并非天然存在,也不是法律的硬性规定,而是一些学校和教师,以及世俗观念想当然的。


回到家长群的功能上,它提供的应该是便利,而不是压力;建立的应该是高效的沟通和和谐的关系,而不是低效的纠缠和压迫的关系。


事实上,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外溢到家庭,早已经是尾大不掉的现象。为此,各地教育管理部门也一再提醒。


就在前不久,太原教育局出台的《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小学生减负工作的实施意见》明确指出,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、打扫教室卫生、点赞转发各类信息等。


早在2018年,重庆市教委也曾下发《关于加强中小学管理规范办学行为的通知》,明确规定不得要求家长代批作业。2019年3月,山东也曾严禁教师布置不批改或让家长代为批改作业。


然而,不仅仅是批改作业,在很多方面,这种从校园到家庭的责任转移,已经相当普遍。


据央视报道,10月13日,浙江一所学校为迎接检查进行大扫除,要求家长自愿参加打扫。一位家长因未看到群通知,没有参加打扫,还被老师要求面谈,并被指责不尊重集体和老师。


自我赋权、权责关系颠倒至此,令人无语。强制他人做不属于其职责范围内的事情,理直气壮;被强制的一方,却要唯唯诺诺,连退群的勇气都没有,这才是不正常的状态。


即便是仅从市场的角度看,如今,有些学校、教师和孩子、家长的关系,也可能说是最离奇的一对了。了解情况的,知道是家长花钱把孩子送进学校;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学校掏钱请家长把孩子送进学校。


说到底,谁都不容易,但权责边界得划清。有些“包袱”,是自己的,就别甩给别人了。


编辑:马小龙  实习生:潘宇洁  校对:吴兴发

分享到
0 条评论

热门评论

查看更多评论
X